羊玥

門前坑坑疤疤填不完

[短打]夢


我不曉得你過的好不好。

你在我的記憶變成了他,他對著我笑,就像最初的你,對著我笑。
在夢裡,你的朋友問我,你會出現,我是否會感到不安?
我沒有回答他,我不曉得你怎麼想。我即是我,誰聽誰在問我?是這樣吧。
你好似不安的對著大家,遠道而來。我仍坐著,在所有人都不熟悉的教室,著運動服。我聽不見所有人的談話。我只看著你的笑容。
你的視線擦過我。
我也如是。
我知道你不會再回來了,記憶裡再建構成的他大概也不會再回來了。
但我仍然遠望著你,盼著哪天你還會對我笑。

過去很久了,你的笑容仍然如此清晰。
我大概真的很喜歡你吧,不曉得為什麼。
倘若時光重來,我不會再犯那麼多無知的錯誤。我會靜靜的看著你就好。
有太多事要做了。

已經不是想念,是想望,是夢境。

仍然含著你的名字,像含著一塊不會化開的糖。

真的真的,很喜歡你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