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玥

門前坑坑疤疤填不完

[短打]5.信仰

  這是他不願意知曉答案的問題,但當他看著她,仍然想問:「我在你眼底是什麼樣的呢?」

  當然,這已經不重要了。現在的她之於他,大約就是山坡谷地可以遙望的搖曳之花吧。而他也不會願意偏離軌道去接近那個地方。

  那就像是午後酣夢中,清涼泉水與蒸騰氤氳的山林薄霧之後那蝶舞翩躚迴旋,初醒之時還以為真曾置身於那裡。


(160604-170413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