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玥

門前坑坑疤疤填不完

[短打]7.自述


他以為自己會永遠記得十六歲的秋天那種儒生似的經世濟民,懷抱炙熱的偉大理想,認真勤勉的度過動漫裡面描述最為精采豐富刻骨銘心的高中生涯。殊不知,當想忘記一切、企圖抹滅拋棄掉這個他所厭惡的回憶,他才驚覺自以為的熱誠根本脆弱的不堪一擊。
他被他自己打到,儘管依舊刻骨銘心。



三年未完,兩年半其中也僅有三個月的打從心底的美好,卻被擴大渲染,而那之後的許許多多個日子如同紙屑一般胡亂掃進垃圾桶。他不想想起那些日子,似乎避而不視就能夠砍掉重練。

每天有兩個小時都被他拿來做白日夢。
而這幾個禮拜則有變本加厲的趨勢——他現在每天心心念念著最多的一句話大概是「希望明天會從這個大夢中醒來」。
那些二次元的動漫也好,同人作品也好,全然的與現實生活相距遙遠。他只是個再普通不過高中生,而且是個台灣的高中生(他忍不住笑了一下),功課既不突出,才藝也一般般。

⋯⋯

如果你問,什麼是他的信仰?或者,他相信什麼?興許他會說,他相信所有的作品背後都有著完整個世界,而我們不過是恰巧寫出了類似情節的故事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