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玥

門前坑坑疤疤填不完

夢裡的是他還是你?
你衝著我笑,好像所有人穿越到了過往,在黃昏,那個並不熟悉的教室裡。
她故做姿態的問我,我不答。
然後你走來,你不似他,因為我已經不曉得他是什麼樣子了的。
他已經遠去,如入了夜,待黎明,他便不在了。
那麼你呢?只存在於印象裡的你,從記憶再建構出來的你,大概是黃昏吧。
因為她這樣說道。
我知道他不會再回來了。你亦如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