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玥_我是高能兒

門前坑坑疤疤填不完

[短打]夢


我不曉得你過的好不好。

你在我的記憶變成了他,他對著我笑,就像最初的你,對著我笑。
在夢裡,你的朋友問我,你會出現,我是否會感到不安?
我沒有回答他,我不曉得你怎麼想。我即是我,誰聽誰在問我?是這樣吧。
你好似不安的對著大家,遠道而來。我仍坐著,在所有人都不熟悉的教室,著運動服。我聽不見所有人的談話。我只看著你的笑容。
你的視線擦過我。
我也如是。
我知道你不會再回來了,記憶裡再建構成的他大概也不會再回來了。
但我仍然遠望著你,盼著哪天你還會對我笑。

過去很久了,你的笑容仍然如此清晰。
我大概真的很喜歡你吧,不曉得為什麼。
倘若時光重來,我不會再犯那麼多無知的錯誤。我會靜靜的看著你就好。
有太多事要做了。

已經不是想念,是想望,是夢境。

仍然含著你的名字,像含著一塊不會化開的糖。

真的真的,很喜歡你啊。

夢裡的是他還是你?
你衝著我笑,好像所有人穿越到了過往,在黃昏,那個並不熟悉的教室裡。
她故做姿態的問我,我不答。
然後你走來,你不似他,因為我已經不曉得他是什麼樣子了的。
他已經遠去,如入了夜,待黎明,他便不在了。
那麼你呢?只存在於印象裡的你,從記憶再建構出來的你,大概是黃昏吧。
因為她這樣說道。
我知道他不會再回來了。你亦如是。

[廢]廢文

千萬不要在公共場合打開Pinterest然後搜尋tsukishima
一個跳出各種18的黑月我受不了啊(#

那個沒有放在心上痛過的,又怎麼可能會記得。

_《逐藍》

[短打]5.信仰

  這是他不願意知曉答案的問題,但當他看著她,仍然想問:「我在你眼底是什麼樣的呢?」

  當然,這已經不重要了。現在的她之於他,大約就是山坡谷地可以遙望的搖曳之花吧。而他也不會願意偏離軌道去接近那個地方。

  那就像是午後酣夢中,清涼泉水與蒸騰氤氳的山林薄霧之後那蝶舞翩躚迴旋,初醒之時還以為真曾置身於那裡。


(160604-170413)

[短打]4.迷惘

  該不該笑,該不該怒,該不該隔絕世界,該不該——

  那是未曾有過的迷惘。未曾有過。

  什麼是對的,什麼又是錯的?

  是非對錯禮儀價值,一切的界線模糊成印象畫。「應該」如何,那樣堅強的信念消失殆盡,即便剩下了什麼,也在灰色地帶擺盪不定。

  沈沈睡去罷,沈沈睡去。到天荒地老,到世界的聲音嘶啞,到人間色彩褪去……


(160610-170413)


[短打]2.空白

  誰還記得誰是誰?

  當他全然失去記憶,那份空白即是他所擁有的唯一的真理。


(170413,《明日的記憶》)


[短打]1.紅茶

  他望著白瓷淺杯,像捧著流傳許多世紀的紅寶石一樣端著澄透紅光的茶。在夕陽的輝映下,暗色沉著的波動微微閃爍。他垂眼,如虔誠的信徒(基督徒),向他的神(天主)禱告的模樣。

(170413)


[詞作]傾城訣

固定繪法的圖案 嵌入了心坎
流水不絕的期盼 敵不過荏苒
沈沈的陰雨滴深深的虛幻
時間的閘 擋不住氾濫

城牆舞女的鐫刻 定格的眉彎
前朝王女的花冠 石化的腳環
陣陣的跫音驚遠遠的山川
地坼天晃 由一聲哭喊

向海下沈淪 歷史的遺憾
斷垣殘壁上的詩文 早已失傳
深海幽夜蒼蒼茫茫
誰悄悄的推動輪幹

神殿中銀盤 青裡轉暗藍
彩繪玻璃上的故事 已成空談
深海幽夜蒼蒼茫茫
誰晶瑩的淚滴如鑽
鑲成時間的眸 誰在哀嘆

-

2014.5的作品 好久啊啊(望

[短打]7.自述


他以為自己會永遠記得十六歲的秋天那種儒生似的經世濟民,懷抱炙熱的偉大理想,認真勤勉的度過動漫裡面描述最為精采豐富刻骨銘心的高中生涯。殊不知,當想忘記一切、企圖抹滅拋棄掉這個他所厭惡的回憶,他才驚覺自以為的熱誠根本脆弱的不堪一擊。
他被他自己打到,儘管依舊刻骨銘心。



三年未完,兩年半其中也僅有三個月的打從心底的美好,卻被擴大渲染,而那之後的許許多多個日子如同紙屑一般胡亂掃進垃圾桶。他不想想起那些日子,似乎避而不視就能夠砍掉重練。

每天有兩個小時都被他拿來做白日夢。
而這幾個禮拜則有變本加厲的趨勢——他現在每天心心念念著最多的一句話大概是「希望明天會從這個大夢中醒來」。
那些二次元的動漫也好,同人作品也好,全然的與現實生活相距遙遠。他只是個再普通不過高中生,而且是個台灣的高中生(他忍不住笑了一下),功課既不突出,才藝也一般般。

⋯⋯

如果你問,什麼是他的信仰?或者,他相信什麼?興許他會說,他相信所有的作品背後都有著完整個世界,而我們不過是恰巧寫出了類似情節的故事。